欧尼酱影院拦天下剧情介绍于一站!

首页 >  内地剧情 / 资源

忘掉我是谁剧情介绍

那哥 2019-10-20 内地剧情
忘掉我是谁剧情介绍

忘掉我是誰基本信息

  劇名:《忘掉我是誰》

  又名:《不存在的兒子》

  劇集:28集

  忘掉我是誰演員表(主演):

  謝蘭--飾--林慈惠

  江宏恩--飾--吳傢棟

  陳莎莉--飾--江萍(吳母)

  李天柱--飾--李海生(詳細演員表請見:忘掉我是誰演員表)

電視劇忘掉我是誰劇情介紹

  慈惠九歲那年失去雙親,為吳父所領養,吳母認定慈惠是吳父在外的私生女,直至成年後,慈惠與傢棟完婚,才打破吳母所指為誤……

  慈惠生產前夕,傢棟出國簽約,孰料,產後的慈惠聽醫生宣佈孩子是個死嬰,吳母一怒之下要求慈惠簽下離婚協議書。傢棟返國,慈惠已不知去向,悲痛之餘酒後駕車,成為終生殘障的輪椅人。慈惠絕望地投海自盡,為打漁人海生所救。

  死嬰是吳母和醫生串通的技倆,事實上,慈惠產下的是名男嬰——名為念祖……重生後的慈惠視海生的一對子女(耀輝與雯玲)如己出般的輔育成人。

  雯玲大學畢業後,考上知名企業機構的公關員,其主管正是念祖,念祖對雯玲頗生好感,很快地擄獲瞭雯玲的芳心。當雯玲帶著念祖回傢,海生詢問念祖的傢世,一旁的慈惠傻瞭眼,思忖著念祖可能就是當年被稱為死嬰的親生兒子……慈惠找到二十年前生產的醫院,醫生向慈惠懺悔著,當年他嗜賭欠下賭場一大筆賭債,吳老太太替他解決瞭這個問題,唯一的條件就是──慈惠不忍聽下去,傷心而離……

  正當念祖與雯玲的感情在延展之中,念祖的前女友秀麗突然出現,利用念祖酒醉機會,宣稱自己被念祖糟蹋,如果念祖不迎娶,就連同孩子一起跳樓。秀麗在念祖之前早就有瞭親密男友──張傢銘,秀麗肚裡的孩子根本就是張傢銘的。

  雯玲所受的打擊痛不欲生,使得慈惠不再顧忌上吳傢欲討回公道,但她到瞭吳傢目睹纏綿病榻的吳老太太,和終日坐在輪椅上毫無生氣的傢棟時,過去的種種已轉為無限的憐憫與同情。回程途中,慈惠胸悶無比,好心的路人將她送往醫院,她發現自己得瞭癌癥……

  慈惠的初戀情人沈天雲回國瞭,而且帶著國際知名音樂傢的頭銜回來,天雲透過傳媒,不斷呼喚慈惠的名字,慈惠明知天雲在找她,但她知道見面隻能增加彼此的痛苦,但天雲還是來到瞭漁村,這是海生所安排的……

  天雲對慈惠那顆熱愛的心始終未變。海生明白,慈惠離開他的日子不遠瞭。天雲走瞭,而慈惠依然留在漁村,海生感動地老淚縱橫,慈惠告訴海生,她早已把這個漁村看做是她的故鄉,她永遠也不會離開這個故【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宨淑女,君子好逑。】鄉……

  秀麗和張傢銘聯手拋售瞭公司的股票,正準備攜帶巨款遠走高飛,為念祖得知。念祖與秀麗發生嚴重的爭執,失手將秀麗推下樓梯,頸骨斷裂而死。念祖嚇傻瞭,此時正巧慈惠拎著補品來給病榻上的吳老太太,面對此景慈惠斷然下瞭個決定,她要念祖離去。將殺人的罪全部攬在自己的身上。

  慈惠坦然地走進法庭,面對法官的裁處,正值宣判時,念祖沖進瞭法庭坦承自己過失殺人,跟在念祖身後的便是天雲和坐在輪椅上的傢棟,慈惠淚流滿面地打著念祖,為什麼不讓自己這個隻剩幾個月生命的人,代替一個大有前途的年輕人接受法律制裁……

  十二年前的一場災變,使慈惠頓失雙親的蔭護,慈惠的父親生前與吳傢的老太爺是磕頭兄弟,在慈惠父親臨終前慨然允諾要將慈惠撫養成人。吳傢是地方上的望族,雖然吳傢上上下下均把慈惠當成大小姐看,但慈惠非常懂得分寸,應對進退從不敢越矩。 大學時代的慈惠,秀麗的外貌與脫俗的氣質,很快地便吸引住同校的沈天雲。天雲主修音樂,風度翩翩、才華洋溢,是許多女孩子暗戀的對象,然天雲卻對慈惠情有獨鐘,兩人由相識、相知而至相戀,被譽為全校最完美的才子佳人。 醫生宣佈吳老太爺已經到瞭肺癌的末期,頂多隻能維持三個月,這突來的噩耗使吳傢陷入陰霾中,而吳老太爺卻依舊使自己活的樂觀而堅強,但他心中唯一的遺憾,便是不能親眼看著自己的獨子--傢棟娶妻,延續香火。 慈惠作夢也不會想到自己要作吳傢的媳婦!從住進吳傢開始,慈惠便將傢棟當成兄長一般的看待。吳老太爺提出,這樣的要求,使慈惠打心眼裡無法接受,雖然她並不討厭傢棟,但這種喜歡與對天雲的愛是無法相提並論的,重要的是吳老太太卻是勉強接受這門當戶不對的婚姻。眼見吳老太爺身子一天天的惡化,慈惠心中的沉痛亦是與日俱增。畢竟,吳老太爺是撫育她十幾年的恩人,然而用自己的一輩子來做為報恩的代價?慈惠的心彷徨著。天雲得知此事疾速趕來,他要求慈惠離開吳傢跟他走,天雲可以放棄出國深造的機會,但絕不放棄慈惠,天雲的誠懇與吳傢的恩情使慈惠陷入進退兩難的痛苦深淵中。 等候在月臺的天雲始終沒有再見著慈惠的身影,吳傢的老傭人替慈惠送瞭一封信到天雲手中。列車裡,天雲孤獨地望著車窗外飛逝的景物。那封信已經被撕成瞭碎片,天雲根本沒有看,他不需要看也明白信中寫些什麼。慈惠終究選擇瞭報恩,吳傢辦完瞭傢棟與慈惠的喜事後的第三天,吳老太爺含笑而逝,看他瞑目微笑的神情便知他餘願已足矣!。 傢棟心中復雜的情緒是可想而知的,在他心裡很早就偷偷地喜歡慈惠,但傢棟原本內向羞澀的個性卻始終不敢表達,如今雖然娶到瞭慈惠,但傢棟心中明白慈惠的心是牽掛在那個拉小提琴的沈天雲身上,在傢棟心中,這無疑是婚姻外表上的一層陰影。 玉琴和慈惠自小一起長大,情同姊妹,但玉琴早已暗中單戀著傢棟多年,況且自以為在任何一方面都不輸給慈惠,為什麼慈惠總是比自己幸運,忌妒之火在玉琴心中愈燒愈炙熱;如果慈惠能離開吳傢,不管是任何理由任何方法--這種念頭不時在玉琴腦中盤旋著。 吳老太太本就精明強悍,儼然就是吳傢的慈禧太後,相形之下,傢棟就顯得懦弱無能。而慈惠一心隻將婆婆、丈夫伺候好,旁的一概不去過問,傢棟很想開拓自己的事業,但提出的構想均遭母親排斥,舊時代裡緊守祖先基業的思想,根深蒂固地深植吳老太太心中。有時她會以為傢棟的想法是慈惠授意的,便會將慈惠叫到跟前,沒頭沒腦地訓斥一頓慈惠的委屈也隻得往肚裡吞。吳老太太久不曾發作的心臟病突然發作,連夜送醫治療。傢棟利用母親住院療養的這個機會,挪用瞭大筆的資金和朋友開設瞭公司。吳母出院後,一切已成定局,瞧瞧公司的規模不小,作得有模有樣,吳母也就不再堅持,但她又將責難轉到慈惠身上。 此時玉琴在無意中看見瞭一個人,這個人是她用來打擊慈惠最好的工具--他就是沈天雲。眼前的沈天雲已不復昔日的倜儻,嚴重的酒癮使他酒精中毒,在玉琴一再的慫恿下,慈惠見到瞭天雲,而眼前的天雲使的慈惠痛心不已,同時慈惠亦深感自己當初給天雲的打擊實在太大瞭。 慈惠決心要扶持天雲使他能重新站起來,但慈惠作夢也想不到,她一步步踏進玉琴的圈套中。慈惠一方面要照顧療養的婆婆,照顧傢棟的飲食起居,另一方面又要幫助天雲抗拒酒精的毒害,尤其是天雲酒癮發作時,整個人會像發瘋一樣地要酒喝,慈惠將耐心與毅力發揮到最高,使天雲渡過一波又一波的掙紮。就在天雲漸有起色,玉琴將慈惠與天雲之間的事加瞭色彩地透露給吳老太太知道。 面對著一張張被征信社拍來的照片和一卷卷不知何時被錄音的錄音帶。慈惠百口莫辯,當天夜裡慈惠羞憤地割腕自殺,幸傢中傭人發現得快送醫院急救,慈惠的命方得保住。同時醫生告訴傢棟慈惠已懷有兩個月的身孕。 懷孕之事傳進吳母耳中,所有的情況立即有瞭轉變,吳母不再追究慈惠與天雲之事,並表示能諒解,要慈惠安心待產,這使得慈惠受寵若驚,傢棟尤其高興。然而高興是表面上的,心理仍對沈天雲的介入耿耿於懷。甚至,傢棟【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拿瞭一筆錢令天雲永遠不再見慈惠,天雲憤怒地將錢砸在傢棟臉上。天雲帶著破碎的心獨自遠赴異鄉。 慈惠生產前夕,傢棟為瞭國外建廠之事赴美。慈惠不時叮囑他早去早回。傢棟懷著萬千的苦楚離開醫院,他並沒有出國,獨自一人待在偏遠的海邊住下來,因為他沒有勇氣待在慈惠身邊面對即將來臨的事。當晚吳老太太來到慈惠床前,告知生兒子享有終生富貴,生女兒給錢走人,慈惠心寒、淚下。 孩子出生後,吳老太太如寒冰一般地要求慈惠簽下離婚協議書,這時慈惠才明白這一切都是吳傢的騙局,而更令慈惠震驚的是醫生宣佈慈惠的孩子是個「死嬰」。逃避現實的傢棟按耐不住良心的譴責,決心回傢來向母親爭取慈惠,無奈為時已晚,慈惠已不知去向;此時的吳老太太滿心歡喜地逗弄著剛出世不久的孫子--吳念祖。

  苦苦等後這個機會的玉琴當然不會放過眼前絕佳的時機,對吳老太太,她是獻足瞭殷勤;無奈,傢棟遍尋慈惠不著後,心如死灰,傢棟堅持不再婚。 慈惠選擇瞭海作為生命的終點,然而上天的安排卻往往非人自身所能控制,浮沉海面的慈惠恰好遇上瞭載著漁獲返航的李海生。在靠海的一間簡陋的瓦屋裡,慈惠昏睡瞭兩天兩夜方才蘇醒。得知自己獲救,慈惠反更加難過,難道自己連死的權利都沒有? 搭救慈惠的海生是漁村裡公認的好人,兒子耀輝出世未滿一歲,海生的老婆便因難產去世,既要出海捕魚又照顧稚子,海生的日子過的也是夠艱辛的。幸而海生這個人生性樂觀豁達,長年與洶湧怒濤為伍,養成瞭不向命運低頭的個性。 原本失去瞭生存意志的慈惠在海生一再的照顧與鼓舞下,重新恢復瞭對生命的熱愛,她尤其疼愛從小失去瞭母愛的耀輝,因為在心裡上,慈惠就把耀輝轉移成自己所失去的孩子。鄰居莫不希望海生和慈惠能結合在一起,這個念頭的確也盤旋在海生的腦中,但他怎麼也鼓不起勇氣說出來。傢棟無法忍受吳母整日疲勞轟炸,終於答應瞭再婚。當天,傢棟便獨自駕著車瘋狂地飛馳在濱海公路上,正在吳傢裡歡天喜地商討婚事的玉琴和吳母接到警察局來的電話--傢棟此刻躺在某醫院的加護病房中。經過急救和數月的療養,傢棟保住瞭性命,然而他的後半輩子卻永遠得在輪椅上渡過,玉琴當然不願意守著個殘廢過一輩子,而且吳傢的經濟大權完全掌握在吳老太太手裡,玉琴心灰意冷。很快地她草率地離婚,嫁瞭一名新加坡的富商。 漁村的生活一向平淡恬適,可是一但傳出漁船在某海域發生船難,村裡立即攏罩在一片愁雲慘霧中,經慈惠探聽結果,海生也是那艘發生船難的船員之一慈惠的心一下子墮入恐懼的深淵中。海生總算歷劫歸來,神情已憔悴不堪,慈惠按奈不住心中的激奮緊緊地擁住瞭海生。雯玲,才不滿三歲的小女孩也被帶進瞭李傢,雯玲的父親與海生同船工作,但卻沒有海生那麼幸運,被無情的大海吞噬瞭。看到雯玲的孤苦無依稚嫩的臉龐,慈惠彷佛又看見瞭當年的自己,她決心要將這個可憐的小女孩好好教育成人。 時光匆匆流逝,滿頭華發的海生 仍 是做著吃重辛苦的漁撈工作,但體力畢竟大不如前,耀輝不願為瞭學費再增加傢庭負擔,背著海生和慈惠偷偷地報考瞭中央警官學校,為瞭此事海生發瞭頓不小的脾氣。文玲如今也已是亭亭玉立的少女,她選擇瞭半工半讀,尤其令雯玲興奮的是她考進瞭一間規模龐大的吳氏企業集團。 雯玲進入吳氏企業第一天就被領進總經理辦公室,職位是總經理私人助理,這位派頭十足、油頭粉面,生就一付討女孩子歡喜面孔的總經理正是吳念祖,雯玲娟秀的外貌很快地引起念祖的註意。很快地,念祖將原有的秘書撤換,將雯玲提升為與自己同一辦公室的秘書,此舉引起公司內部不小的嘩然,各種謠言隨之而起。玉琴的婚姻也並不美滿,她所嫁的新加坡富商早就有瞭妻室,富商留給玉琴一筆錢便離去,此時玉琴也生下女兒秀麗。秀麗在玉琴調教下成長,完全如玉琴一般,虛榮、勢利。在一個私人宴會上,念祖被秀麗的艷麗所吸引住,尤其當秀麗打聽出念祖身分後那顯赫多金的傢世,秀麗不得不動心。當玉琴由秀麗口中得知此事後,更是全力鼓勵秀麗務必釣上這隻大金龜,報復的心又重新燃燒在玉琴的心中。 在沒遇到雯玲前,念祖是個不折不扣的花花大少,花天酒地、揮霍如土,但雯玲給他的感覺截然不同,漸漸地,念祖發現【再渺小再任人踐踏的小人物,內心也許都有一丁點兒不足為外人道的自尊。】自己愛上瞭這個女孩;另一方面秀麗重施母親故技,不斷地向吳老太太諂媚,她們母女很明白,在吳傢一切都是吳老太太做主。 念祖的誠意及外表很快地也擄獲瞭雯玲的芳心。當然雯玲並不知道另外一個暗戀著她,便是耀輝。耀輝眼見雯玲時常裝扮的漂亮與念祖出遊,心中宛如刀割。 當雯玲帶著念祖回傢見到瞭慈惠,念祖親切的遞上一張名片,海生關心的詢問念祖的傢世,一旁的慈惠傻瞭眼,原來站在眼前的竟是當年被稱為死嬰的親生兒子;慈惠差一點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而失態,令海生、念祖和雯玲大感疑惑。 慈惠找到瞭二十幾年前生產的那間醫院,負責為她接生的主治醫生已經退休不做,經過多方打聽,輾轉找著瞭那個醫生的下落,醫生向慈惠懺悔著。當年,他的確說瞭謊,但他也是被逼的。當年,他嗜賭欠下賭場一大筆的賭債,還不出來連命都保不住,吳老太太替他解決瞭這個問題,但唯一的條件就是--慈惠不忍在聽下去,面對眼前這個病魔纏身,形如槁木的老人她又能對他做什麼指責和報復呢? 秀麗的手段異常高明,利用念祖酒醉機會,宣稱自己被念祖糟蹋瞭,如果念祖不迎娶,就同肚子裡的孩子一起跳樓,這可嚇壞瞭吳老太太;念祖亂瞭方寸,向父親求救,而國棟除瞭苦笑,搖頭嘆息,他無法做任何事。雯玲已經有一個月沒有念祖的消息,公司的說法是總經理出國考察業務,但念祖起碼也該給她打電話或留封信;更令雯玲不解的是公司解雇瞭她。直到雯玲路過某間攝影禮服公司的門口,櫥窗裡赫然擺著念祖和秀麗的巨幅結婚照,雯玲直感到一震暈眩。事實上,秀麗在嫁給念祖之前早就有瞭親密的男友--張傢銘;一個相貌堂堂但滿腹草包,要靠女人混吃混喝的浪蕩子,另一件念祖所不知道的秘密,便是秀麗肚子裡的孩子根本就是張傢銘的。 秀麗的手段比其母玉琴還勝一籌,她不但逗的吳老太太歡心異常,對她百般信任,更進而介入瞭吳氏企業內部的營運運作;而念祖卻終日買醉尋歡,對公司的事不聞不問。當然,張傢銘也就順理成章地進瞭吳氏企業,擔任起高級主管的工作。 吳氏公司大量的人事異動不久便傳進瞭吳老太太的耳中,當她想出面幹涉時卻發現自己在董事會的地位已微不足道瞭。而此刻秀麗也恢復她驃悍潑辣的本性,吳老太太經不起言語的刺激便因血壓高導致瞭中風,精明幹練一生的吳老太太,從此成瞭整天臥病在床,四肢麻痹話都說不清楚的死老人。 雯玲所受的打擊令她痛不欲生,使得慈惠再也按耐不住胸中的怒火,她不再顧忌什麼找上吳傢欲討回公道,但當她到瞭吳傢,目賭纏綿病榻,吳老太太和終日坐在輪椅上毫無生氣的傢棟時,慈惠的怒氣轉化成淚水,過去種種的委屈已轉為無限的憐憫與同情。回程途中,慈惠胸悶無比好心路人將起送往醫院,發現自己得瞭癌癥。

  沈天雲回國瞭,而且【天雨雖寬,不潤無根之草。】是帶著國際知名音樂專傢的頭銜回來,透過新聞媒體的報導,慈惠驚訝天雲至今始終未娶。天雲透過大眾傳播媒體的采訪,不斷地呼喚慈惠的名字,慈惠明知天雲在找她,但她知道見面隻有增加彼此的痛苦,但天雲還是來到瞭漁村,是海生去告訴天雲的。一別二十多年,天雲與慈惠均不再年輕,然而天雲對慈惠那顆熱愛的心卻始終未變。此時海生獨自坐在防波堤上看著夕陽,他明白,慈惠離開他的日子不遠瞭。天雲走瞭,而慈惠依舊留在漁村,海生感動得老淚縱橫,慈惠望著遠天的夕陽,語重心長的告訴海生,她早已把這個漁村看作是她的故鄉,她永遠也不離開這個故鄉。 秀麗和張傢銘連手拋售瞭公司大量的股票,正準備攜帶巨款遠走高飛,事為念祖得知。在傢中,念祖與秀麗發生嚴重的爭執,失手將秀麗推下樓梯頸骨斷裂而死。念祖嚇傻瞭,此時正巧慈惠拎著熱好的食物送來給病榻上的吳老太太,面對此景,慈惠斷然下瞭個決定,她要念祖離去。將殺人的罪嫌全部攬在自己身上,她苦苦哀求傢棟不能說出事實的真相,因為念祖是吳傢唯一的根。 就當慈惠將現場一切弄妥時,也準備好說詞預備報警時耀輝押著念祖回來。慈惠對耀輝苦苦的哀求放過念祖一馬,耀輝不明白母親為什麼要這麼做?慈惠隻表示吳傢對她有救命之恩,含糊的言詞及對耀輝厲聲的要求迫使耀輝無所適從。 慈惠坦然地走進法庭,面對法官的裁處,正值宣判時,念祖沖進瞭法庭坦陳自己過失殺人,他淚流滿面地告訴法官,他不能讓自己分開瞭二十幾年的母親替他受過,跟在念祖身後的便是沈天雲和坐在輪椅上的吳傢棟,慈惠淚流滿面地打著念祖,為什麼不讓自己這個隻剩幾個月生命的人,代替一個大有前途的年輕人接受法律制裁。 念祖因過失致人於死判刑入獄,法官念慈惠愛子心切不起訴慈惠的偽證。念祖在送監執行前跪倒在慈惠面前,要母親等他出獄,出獄後他要好好的孝順她。慈惠面上掛著淚,笑著點頭,但她心裡在淌血,她知道,她等不到那一天瞭。 慈惠隻在醫院待瞭兩天便堅持出院,她沒有回到吳傢,也不願隨天雲出國接受治療,慈惠回到瞭漁村,唯一陪著她的是海生,慈惠握緊海生的手,由衷地感激海生這一生對她的幫助與愛,隻有期待來生才能回報瞭。  相關劇情:忘掉我是誰分集劇情介紹

Tags:  电视剧剧情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